弃婴的困境 – 对州和联邦政府的耻辱!(Baby dumping woes – shame on both state and federal governments!)

州和联邦政府希望这个问题继续有增无减?

弃婴的困境 – 对州和联邦政府的耻辱!

大马弃婴案件自2013年以来一直在稳步上升,‘武吉兰樟动脉’绝对不会感到惊讶。

最近的12月和3月,本博客提出了两次人道主义关切的问题。

请阅读以下文章:

Ø https://bukitlanjan.blogspot.my/2017/03/bukit-lanjan-all-to-blame-for-doing.html (都怪做得不足以阻止大马的弃婴)

Ø https://bukitlanjan.blogspot.my/2016/12/bukit-lanjan-lets-have-baby-hatches-in.html (让我们在所有医院和诊所都设有弃婴保护舱)

民政党副议长赛阿都拉萨说:“从那时起,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应对迫切需要把问题阻止在萌芽状态。” 

他说,不仅联邦政府应该拨出更多的资金来帮助解决问题,“还必须利用立法权强制私人和公共的所有诊所和医院设立弃婴保护舱,挽救婴儿的生命并赋予他们生存权”。

“强迫性医生和诊所做出帮忙有那么困难吗? 在大马全国范围内设立弃婴保护舱是非常昂贵和困难吗?

对于强制要求私人和公共的所有诊所和医院必须有这项设施是否是非常困难的?

赛阿都拉萨是民政党第14届大选武吉兰樟州议席(N.37)协调人表示,有一些人认为,设立弃婴保护舱是起反作用的,鼓励弃婴和非法性行为。

“这是彻底的垃圾和没有责任感。 如果一个母亲因为任何原因想要抛弃新生,她会照样做,不管是否有弃婴保护舱。

“至少随着弃婴保护舱的出现,弃婴有机会生存,而不是被暴露在危险之中,就像被抛弃在垃圾桶和其他可厌的地方,将他们暴露在野外,”他补充说。

“我对大马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表示耻辱,没有任何作用或带头引起国家关心采取具体行动来减轻这个问题,” 赛阿都拉萨说。

这是由星报在线发表的国会会议报告:

"弃婴案件在过去四年来一直在上升

2017年10月26日


在八打灵再也孤儿关爱基金会中心的弃婴保护舱

吉隆坡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拿督斯里阿兹莎说,过去四年以来弃婴案件一直在上升。

“据警方统计,2013年共有90名弃婴,2014年增加到104名,2015年达到111名,2016年达115名。 

她在星期四(10月6日)在国会议会回答曼梳阿都拉曼博士(国阵-锡区)的问题时说:“今年一月至六月期间,共有59名婴儿被遗弃,使2013年以来的总数达478名。”

然而阿兹莎指出,由福利局和孤儿关爱基金会管理的弃婴保护舱项目中也有更多的婴孩获救.

她说:”这清楚地表明,使用弃婴保护舱设施的人士数目在增加,将婴儿遗弃一个较安全的地方,自2010年起已有43名婴儿获救。”

弃婴保护舱是绝望母亲的一个设施,他们可以选择将婴儿放在更安全的地方,而不是抛弃在无人可以快速采取行动挽救婴儿的生命.

到目前为止,有8家KPJ专科医院和3家孤儿关爱基金会提供弃婴保护舱设施,当婴儿被放在里面时,闹钟就会响起。

在通过该方案已经救出的43名婴儿中,有38名已被法庭视为信誉佳的夫妇领养,其余则留在由福利局管理的儿童之家。

对于张念群(行动党 – 古来)附加询问关于获救婴儿的国籍问题,阿兹莎说,该部与国家登记局不断联系,为婴儿取得报生纸。

“这些婴儿的领养父母是大马人并居住在国内,经过法庭上的必要的安排和法律程序后,婴儿一定会被视为大马公民。

她说:“对于那些没有被领养并还在我们机构的婴儿,我们将和国民登记局合作,以获得报生纸和公民身份。”


N.37 让赛阿都拉萨屹立武吉兰樟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Malaysia, please stop rejecting, killing talent! Talent needs to be honed!

OMG! The unthinkable nightmare for Petronas and Malaysia!

Pek Moh tells Pekema to stop whining about Proton, unite and get cracking to innovate their bus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