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请停止拒绝及抹杀人才!人才需要磨练!(Malaysia, please stop rejecting, killing talent! Talent needs to be honed!)

我得到澳洲大学入学排名(ATAR)99.85分,
但真正的高成就者是我的父母
Daniel Hu

我还记得13年前,小小的我坐在教室里,准备开始幼儿园生活。那时的我渴望学习英文字母以及怎样数到100,自以为会过得非常快乐。然而,我马上就意识到其他所有的孩子都可以用流利的英文沟通,只有我,还在为怎样做自我介绍而发愁 ⋯
请阅读 http://www.smh.com.au/national/education/i-got-an-atar-of-9985-but-the-true-high-achievers-are-my-parents-20171218-h06dd8.html 


马来西亚,请停止拒绝及抹杀人才!人才需要磨练!(Malaysia, please stop rejecting, killing talent! Talent needs to be honed!)

大马的教育制度和政策是怎样的呢?

几十年以来直到今天还在政治化,独中统考UEC和马华的拉曼大学学位的认可,这不是很可笑吗?

民政党副议长赛阿都拉萨问道:“为什么联邦政府拒绝给予承认这两所高校颁发的证书呢?”

他表示世界已进入21世纪,但大马继续不仅在公立高等学府,而且在私营部门都政治化和削弱人才。

“为什么我们的教育工作者和各部长一心一意否认天才,害怕让人才在大马成长和盛行?

他补充说:“这不仅是人才流失问题,也是教育体制和政策的内部困境。

赛阿都拉萨表示,不必要的长期教育问题正缓慢但肯定地“抹杀”大马潜在的经济增长。 

“人力资本是一个国家进步的关键。而人力资本的供给必须与质量和人才有关。如果没有这两项要求,它只会给包括大马在内的任何国家带来倒退。“他补充说。
 


黄氏(中)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言,其左郭氏和右边刘氏。
法律资格鉴定局敦促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METRO NEWS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诗巫:大马法律专业资格鉴定局被要求重新考虑不承认统考文凭,同等于大马教育文凭和大马高级教育文凭资格的决定,而拒绝统考生报考法律执业证书(CLP)考试。董事会于2005年9月23日作出决定,明年才正式实施 。。。请参阅https://www.thestar.com.my/metro/metro-news/2017/11/20/legal-profession-qualifying-board-urged-to-recognise-uec/ 

赛阿都拉萨是民政党第14届大选武吉兰樟州议席(N.37)协调人表示,推迟禁止统考文凭持有人参加法律执业证书考试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


“这是阴险的,这是没有意义的。为什么阻止大学毕业生进步?“他问。

赛阿都拉萨引用了澳洲一名华裔移民夫妇的儿子,他的澳洲大学入学排名ATAR(相当于SATS考试成绩) 在满分百分制的考核中他拿到了99.85的超高分。

“他的父母在移居澳洲时基本上不会说英文。直到今天只能做清洁工作,为其儿子提供教育。“他补充说。

“那为什么一个进步的澳洲政府不否认胡氏和他的父母有机会改善,超越和磨练人才呢?胡和他的父母是否对澳洲人构成威胁?

“这是大马人和联邦政府必须诚实地提出和回答的问题。他们是缺乏人才或人才流失的原因。“他补充说。

以下是与大马的进步或退步相关的两个新闻报道,您可以选择以各角度查看:

"没有限制统考生考法律执业试




八打灵再也:大马法律专业资格鉴定局(LPQB)已经撤销统考文凭(UEC)的学生被禁止参加法律执业证书(CLP)考试的指令。 

民主行动党张念群说,这个是由法律专业资格鉴定局董事局成员在昨天的会议上做出的决定。

大马法律专业资格鉴定局是由总检察长阿班迪,大马律师公会主席佐治瓦基斯,两名资深法官和一名由政府提名的学者组成。 

董事会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决定不执行2005年的决定,但是上个月才通知各大学。

接到通知后,大马法律专业资格鉴定局网站已发出通告,表示希望参加法律执业试的人士,必须在大马高级教育文凭(即本地相当于A水准)至少有两个及格成绩。 

然而董事会现在表示,大马法律专业资格鉴定局不会执行2005年的决定,直到再度考虑这个事项。

张念群是古来国会议员,感激佐治瓦基斯仗义相助。

“没有他在大马法律专业资格鉴定局董事会会议上为统考文凭持有者争取,鉴定局是否会听取数千人的困扰是很难说的。 

她说:“但是,除非统考文凭得到我们政府的接受和认可,否则这个问题将在未来的任何时候再次出现。”她补充说,她在11月27日会见了佐治瓦基斯,强调了“新”政策的不公平性。尤其对来自华文中学的学生。 

这个问题上个月爆发后,很多私立法学院的法学院毕业生和法学院的学生都抱怨说“新”限制是不公平的,要求大马法律专业资格鉴定局扭转12年的决定。 - 自由今日大马





青少年高中考试结束,写一篇文章感谢他的父母是“真正的高成就者"

这是一个给你一个良好的开端,并提醒我们不要忘记我们的父母为我们做的事情。 DANIEL HU是一位年轻的亚洲澳洲青少年,他刚刚读完高中,准备开始下一个人生。他就好像其他已经完成高中的澳洲人刚刚收到他的澳洲大学入学排名(相当于SATS考试)的结果。Hu几乎达到100分,98.85分显示了他的聪明才智,辛勤的劳动和对学习的全心投入和奉献。非学术性和有些怪异的我,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拿到了91.85,所以Hu是个非常聪明的少年。

他为澳洲主流媒体《悉尼先驱晨报》撰写了一篇精彩的文章,向他的父母致敬,尊敬和感激,他们为自己牺牲了很多,他们是“真正的高成就者”。多棒的儿子。

这里有一些文章的摘录,我相信你会感到鼓舞和温暖:

我的父母都是中国移民,来澳洲为下一代(我)提供一个光明的未来。

他们没有受过教育,基本上不会说英文,只能做清洁工作。我们一直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直到今天,我父母的收入也远低于澳洲平均工资水平。

7年前,我拿到了选校考试的成绩,奇迹发生了!我拿到了知名男校悉尼男子高中的录取通知!这所学校以培养学术能力高、体育才能突出的学生而闻名。 

我的父母欣喜若狂,因为我的成绩比那些富有家庭的同级同学还要好。

考虑到自己的背景和出身,我为我取得的成绩而感到十分骄傲,但这些成就都归功于我的父母,他们才是真正的成功者!

我的父母是世界上最无私,最爱和支持我的人。我最初并不了解他们的牺牲。我讨厌贫穷。我讨厌被别人欺负,因为我穷。我是悉尼男孩中唯一没有学校夹克或运动衫的12岁学生之一。

我的爸爸,一个英文单词也不认识,但在我小学期间,他用一本中英词典为我辅导作业。一般其他学生10分钟可以完成的任务,却要花费我整整3个小时。

白天,我的爸爸奔波劳碌、做着数不清的清洁工作,晚上又变身为我的家庭教师。

在我的HSC年(高中毕业考试)期间,我的爸爸病倒了,他住院动了很多手术,疾病起因是长期超负荷工作,只为我能够在澳洲接受良好的教育。

父母的恩情,我无以为报,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不去感恩!

我努力学习,拚命备考HSC,希望我的父母能以我为荣!在这最关键的一年,我没有任何懈怠!


我认为这篇文章对于我们所有与我们父母有亲戚关系的人,特别是那些属于1.5 - 2代移民家庭的人,都是一个很好的提醒,我们的父母移民到国外,略懂英文和网络,让他们的孩子将有更多的机会和充足的人生选择。我可以讲 Hu是一个虔诚孝顺的儿子,任何一个家长都会为之骄傲。在阅读原文后,我多次反思我对我的父母的建议和指导感到失望或不满,他们教给我的一些教训我可能永远不会同意,我知道它来自一个好的资源。

祝愿Hu今后万事如意,再闯下一个生活障碍完成学习法律。

我希望这会让你们都坐下来反思一下。请让我们知道你对此的看法。

图片源自《悉尼先驱晨报》"
 


N.37 让赛阿都拉萨屹立武吉兰樟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Malaysia, please stop rejecting, killing talent! Talent needs to be honed!

Pek Moh tells Pekema to stop whining about Proton, unite and get cracking to innovate their business

Why is diesel more expensive than petrol (RON95) in Malaysia?